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13>


欢乐场

第十三章



王嘉尔一点也不想记得他是怎么被段宜恩调(整指)教的又哭又喊差一点晕过去的,但第二天醒过来时酸软的腰和肿胀的某个部位还是让他一瞬间回忆起了前一晚的疯狂。

从客厅沙发到浴室再到卧室,段宜恩像一头饿狼,王嘉尔发誓自己身上一定都是轻轻紫紫的咬(哈哈)痕,每一下都很用力,他很想低头检查一下自己。可事实上他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现在他的疲劳感是以往在赌场打了一晚上都没有的,他只有一双大眼睛还活跃着,滴溜溜转着寻找段宜恩的身影。

段宜恩靠在那晚他靠过的衣柜上,双手插着口袋,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王嘉尔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傻傻的和段宜恩对视,内心十分生气。

在这样一个早晨。在这样一个他刚被对方搞了一晚上动都不能动的早晨,他没在段宜恩怀里醒过来也就算了,这人躲在一边一脸神秘的盯着自己算怎么回事,起码要来抱抱我吧?

就在王嘉尔即将要把自己想的气鼓鼓的时候,段宜恩动了起来。他走到床边,弯下腰吻上王嘉尔的唇。王嘉尔发誓他只是懒得躲开,才不是这么快就消气了。吻不像昨夜那样热烈,段宜恩的唇和他的贴着,没有深入,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段宜恩保持着贴着王嘉尔嘴唇的姿势,声音很清晰的传过来。

“早上我给父亲打电话了,他知道了我有喜欢的人很开心,想要见见你。”

王嘉尔:……

OK,他不紧张,他知道段怀山一生未娶,不会对段宜恩的另一半指手画脚。

“YN是我自己创办的公司,父亲选择的继承人是我,以后可能要接手整个段氏。”

“哦……那你一定很有钱。”王嘉尔一头雾水。

“我在国内有三处房产,都是我靠自己置办的,除了这里,还有一处在郊外,一处在s市。”

“嗯……”王嘉尔已经不知道该回些什么。

“一会儿我会让Dylan带我的资产评估报告过来,你可以看一下。”

段宜恩说的理所当然,王嘉尔电光火石间产生了一个念头——

段宜恩这样,很像是在跟他交代他有的东西,把自己的底牌全都亮出来给他看。

王嘉尔犹豫着问:“……为什么?”

“你劫了我的车那晚之后我调查了你,你的身世和各种情况我基本上都了解,为了不让你觉得不公平,所以我现在主动告诉你有关于我的所有事。”

“那……你的意思是……”

“嘉嘉,”段宜恩公事公办的表情终于破裂,他的眼神带着点迫切,表情也十分郑重。“从我回国我就是一个人,我的界限很明确,我甚至一度怀疑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让我动心,直到你的出现。我想要的似乎总能得到,可我想要你,却一直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佳方案。”

王嘉尔很想说你总在我身上的每个方案都很佳,但他只是继续一脸认真的看着段宜恩,等他继续说下去。

“嘉嘉,永远留在我身边好吗?为了你我可以无所不能。”

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拿,你讨厌的东西我就赶走,如果我暂时做不到,那么你等一等,我会拼命为你做到。无论物质还是精神,真正的无所不能。

王嘉尔是真的愣住了,面前这个男人太不懂怎样交付一个承诺,却也太懂承诺。无所不能这个词朴实极了,却也华丽的醉人,大概没有一个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王嘉尔也不能。

有人说他是擂台的主人,是自己的英雄,可没人知道他多需要一个真正的英雄,坚实双臂可以拥抱着他,不让他再痛再受伤,拳头硬没什么可炫耀的,他只羡慕别人有人保护。

而如今段宜恩看着他,眼睛里的坚定仿佛快要具象化,他说他会无所不能。

为了他。

稍微推开了点段宜恩,认真的看着段宜恩的眼睛,然后珍而重之的把自己的手放在段宜恩的掌心。

“你知道的,我没有家人。”王嘉尔试探着说,“所以我只能自己行使这个权利,段宜恩,我把王嘉尔托付给你了,你不要叫他失望。”


确定关系后两个人的相处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王嘉尔依然每天乖乖上班,偶尔跟着段宜恩出差,要不是苏请冬突然找上门来,王嘉尔已经把这个人忘了个干净了。

初秋天气有点凉,早上醒来时王嘉尔有些发热,段宜恩看着他吃了早餐又喂他吃了药之后就把他留在家里自己出门上班了,临走前嘱咐又嘱咐,被王嘉尔打趣说像个老头子才停了下来,在他额头吻了一下之后离开了。

王嘉尔关好门回身慢吞吞的往卧室走,楼梯刚走到一半门铃又响了起来,王嘉尔以为是段宜恩又返回来了,打开门看到苏请冬的脸时还有些回不过神。

苏请冬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语气是十足的嘲讽。

“把钱还了就第一时间躲起来,小嘉尔,你怎么这么让人伤心?”

王嘉尔还穿着宽松的睡衣,闻言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放松身体靠在门框上,没有想要搭腔的意思。

苏请冬恶狠狠的接着道:“你别以为我会害怕段宜恩,他已经处处打压我,我现在根本是穷途末路什么都不怕。”

“哦?”王嘉尔饶有兴趣的挑了眉,他以前受制于人不过是因为形单影只,如今却不再惧怕他,只是活动了下手腕,“那你怕不怕被我揍一顿呢?”

苏请冬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却突然反应过来,继续笑的一脸无赖。

“嘉尔,你打我有什么意思,只要你打不死我我就还是会一直缠着你,不如这样吧,我跟你赌一场。”

王嘉尔盯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你回地下赌场再打一局,对手随机,你要是赢了,我以后就彻底消失在你面前,怎么样?”

王嘉尔没有立刻回话,只是勾着唇盯着苏请冬看。苏请冬被他看的心虚,他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定下这场赌局,想要赢对王嘉尔来说根本不是难事,他敢这么说就是因为他已经在地下赌场那边布置好了一切,就等王嘉尔上钩,否则他心里的恶气实在难消,此时被王嘉尔这么一盯,以为自己的计划被他发现了,定了定神正准备再放些狠话,没等出声就被王嘉尔打断。

“好,我答应你。”王嘉尔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笑容,“只不过若是我赢了,可不希望你只是消失在我眼前而已。苏氏集团气数将尽,若我赢了,YN会准备一份并购合同,无论条款如何,你都必须签了它。”

圈套又如何,王嘉尔在擂台上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若是赢了送段宜恩一份礼物,倒也不错。

咬了咬牙,苏请冬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TBC—

评论(28)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