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09>

欢乐场

第九章


王嘉尔后半夜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段宜恩趴在他床边的小桌子上,他坐起来环顾一圈确定这是段宜恩的房间。费劲的挪了挪屁股准备下床找点水喝才发现自己手腕上挺精致的缠着一圈白色的纱布,右手,使不上力气。

撑着下床走到桌子旁边左手拿杯喝了水,王嘉尔放下水杯后干脆半蹲在桌角位置盯着段宜恩看,那人睫毛翘着个张扬的弧度,眼尾颜色暗一些,灯光从左侧照过来在鼻梁上透下一抹小小的扇形阴影,再往下看是绯色的嘴唇,饱满的,像是笑着的。

王嘉尔咕咚吞了下口水,浑身一震的感觉太明显,头一天晚上那个暧昧灯光下的吻突然撞进脑海里,触感清晰熟悉的让王嘉尔头发都快炸起来。

像小狗被人捏了尾巴,王嘉尔连连后退撞在衣柜上咚的一声,事件的始作俑者被惊醒,第一反应是去看反方向的床,留了个后脑勺给王嘉尔。

等到发现小伤员不在床上的段宜恩猛的站起来扭头寻找的时候,王嘉尔已经恢复过来,在视线相触时本想镇定的抬手打招呼,下一秒却被快步走过来的男人一把按进了怀里。

可怜小狗刚顺下去的毛又炸了一圈,缩在干燥暖和的怀里哆哆嗦嗦缓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搂着自己的人也在抖。

王嘉尔捏了捏段宜恩的胳膊:

“怎么了?不舒服吗?”

段宜恩低下头看他,没有要回答的意思,房间里没开灯,段宜恩眼睛亮的深沉又惊人,乍一看像只饿了很久的狼,再次看过去却又恢复正常,仿佛一切都是梦一场。

段宜恩松开他,语气平缓:“睡吧,明天在家里休息,赌场那边我已经替你辞了,等你恢复好来我公司。”

说完话穿着浅色针织衫的男人便快步离开了房间,出了门走下楼梯到厨房接了杯水狠狠喝了一口段宜恩才意识到一些严重的问题。

比如他刚才让出了他的房间,所以他今晚没的睡了。

天知道他醒过来看到空空的床铺时是什么样的心情,那孩子受着伤,床上凌乱的被子耀武扬威的昭示着存在感,可那孩子却不见了。

那瞬间他脑内甚至飞速的罗列了一些王嘉尔可能会去的地方,并快速的整理着能把这些地方都找一遍的最短路线图,一回头看到那个孩子就站在浓重夜色的阴影里时他甚至有种游离体外的灵魂好不容易归位的错觉。

为什么?

段宜恩向来不做感情中的留守者,他其实没有多爱玩,但从不压抑欲望,林在范手底下一水儿的漂亮小孩,顺水推舟送到他床上的有,主动往他床上爬的更是大有人在。解决生理/需求而已,戴着/套/子闭着眼睛,第二天把人打发走连模样都记不清。

但王嘉尔第一次见面就破了他的例。

那个早上小混混一身破烂衣服缩在沙发上动情的样子还清清楚楚印在他脑子里,沙发上却已经空了下来,凌乱的毯子裹着又凉又涩的空气,沉默的为已发生的事实作证。

和刚才房间里的场景如出一辙。

他从来不怕离开谁,也从来不怕被谁抛弃,可当他发现王嘉尔“不见”了的时候,他甚至完全来不及思考便得出了结论。

——他要找到他。

甚至两次都是这么个结论。

段宜恩低头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两点多,第二天还有个早会,他不得不休息一会儿,随便拿了条毯子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躺下,段宜恩闭着眼睛想着房间里的小孩,没一会儿就睡的安稳。主卧的门缓缓打开,王嘉尔从里面钻出来,轻手轻脚的走到客厅。

趴在茶几上隔着一米远盯着人看了半晌,王嘉尔整个人趴过去,俯身,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低头在段宜恩的唇上印了个吻。

段宜恩的睫毛抖了抖。


这次怕是真的要心甘情愿的做留守者了。段宜恩隔天早上醒来看到缩在他怀里占据了一小块沙发睡的香甜的孩子时,有些认命的这样想。

撑着沙发背费力的起来,段宜恩轻手轻脚的把王嘉尔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准备带回卧室,他这是第三次抱睡着状态下的王嘉尔,不同的是这次王嘉尔在他怀里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早。”

小孩看起来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调整了下姿势又趴在段宜恩胸口睡了过去,段宜恩笑着把人放在床上,又十分克制的在额头上留了个吻,准备了早餐后心情很好的去了公司。


一下电梯就看到Dylan如临大敌的守在他办公室门口,段宜恩不由皱了皱眉,Dylan迎上来,不用段宜恩开口问就口齿清楚条理清晰的交代了起来。

“老大,段宜诚来公司了,我安排他在会客室等,但他现在在您办公室,已经20分钟了。”

段宜恩脚步没停,脸色却沉下来,颔首表示了解,毫不犹豫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段宜诚是谁?段宜恩的亲哥哥,如今在世的段宜恩唯二的亲人。

Dylan一个下属怎么敢直呼段宜诚姓名?很明显,段宜恩和他的哥哥关系并不好。

办公椅上坐着的男人一头后天改造的金发,听到门声后回过头,笑容透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好久不见,弟弟,听说你身边最近多了个小朋友?”

没有问他哪来的消息,段宜恩松了松领带,走过去直接拿起内线电话接通保安室。

“一分钟之内把我办公室的无关人员带走,然后让今天值班的人收拾东西走人吧。”

挂了电话,段宜恩分了个眼神给段宜诚,声音里有陌生的冷冽。

“不想死就别打他的主意。”

—TBC—

未来的某一天,邪恶的大灰狼段宜诚遇到了小狐狸嘉嘉。

段宜诚:小朋友,我和段宜恩谁比较帅?

嘉嘉:(自言自语)这个长了一张路人甲的脸的人和我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举世无双人神共愤颜值逆天的段总是亲兄弟诶怎么可能喔。

段宜诚:……(╯' - ')╯︵ ┻━┻ 

评论(79)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