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07>


欢乐场

第七章


王嘉尔是被人扶下竞技台的。

赌场的助理兼任保镖,身手都不错,穿着一身黑色的行头一边一个的架着王嘉尔回了休息室,然后面无表情的传达老板的话。

“老板说让你在这休息,伤口一会儿朴医生会过来处理,另外,段总让你在这儿等着他哪也别去。”

看着两个保镖说完话就毫不留情的关门离开,王嘉尔耸了耸肩,然后不小心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龇牙咧嘴的骂了句脏话。

“怎么了这是,从来不受伤的台柱子竟然也有找我的时候?”

一道好听的声音由远及近,来人倚在休息室的门口,一脸玩味的笑意。

“哎哎快点进来给我看看,可疼了。”

“这么娇气?”

嘴上打趣着,朴珍荣倒是没再逗他,快步走过来脱了他的衣服绕到身后熟练的给他上药。

朴珍荣是赌场的医生,平时选手受伤生病什么的都找他看,一身书生气的小医生在处理大大小小血肉模糊的伤口时倒是一点也不含糊,拍着从竞技台上抬下来的选手的大腿面无表情的吐出一句没救了抬走吧,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朴珍荣上次给王嘉尔看伤还是王嘉尔刚来赌场的时候,脑门上破了个小洞,旁边肿了个大包,一脸傻兮兮的笑。从那以后王嘉尔就再也没找过朴珍荣了。

小伤不用看,大伤他不会受着。

王嘉尔这人不缺血性,也不缺一闭眼一呲牙的狠劲儿,朴珍荣有时候穿着白大褂站在人群里看着竞技台上王嘉尔不要命似的跟人家打架,就觉得这人像个小豹子。

牙口厉害极了,心也狠。

段宜恩到的时候王嘉尔上完药了,正靠在椅子上一脸陶醉的听歌,旁边的便携小音响又吵又闹,英文,节奏感很强,鼓点都像是砸在胸腔里,段宜恩走过去拍了拍王嘉尔的脸。

“回去。”

王嘉尔抬头看他,眼睛晶晶亮,将近二十秒沉默的对视,最后王嘉尔做了个段宜恩没想到的举动。

他朝段宜恩伸出手,嘴上念叨着疼,想要一个抱抱。

段宜恩犹豫了半秒,也就只有半秒,他伸手把王嘉尔搂进怀里,轻轻拍了拍,然后柔声说了句“走吧”。

王嘉尔乖乖的跟着他走。

回到住处王嘉尔还是仄仄的,这次受伤像是抽了他一巴掌,他总觉得自己所向披靡无所不能,十几岁就跟人打擂台几十万几十万的赚钱很酷,但现在看来他什么也不是。朴珍荣叫他台柱子没有半点恶意,但却又恶意满满的精准定位了他的身价,他赚的是什么钱?

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他一样没做过。但他赚的钱没比这些干净多少。

这些没人教过他,但他想明白了,也就不打算再错下去。

段宜恩端着杯牛奶进来给他喝,王嘉尔边喝边用大眼睛瞄着段宜恩,心里有些想法,他得再考虑考虑。

“段宜恩。”

“嗯?”

段宜恩歪过头看床上的人,发丝很软,垂在木质的床头上,手里捧着个杯子,眼睛看着他眨啊眨。段宜恩不自觉想起王嘉尔冲他伸手要抱的样子,心里像是被小猫爪子挠了一下,呼吸都乱起来。

段宜恩俯下身,手臂撑着床头把王嘉尔整个圈外怀里,温热的呼吸交融,他听见自己问。

“能不能亲你?”

能不能亲?

王嘉尔垂着眼睛笑,段总裁单纯可人,气氛正好的吻还要征求对手意见,他没理由说不行。

于是他仰起头,主动撞上了那双淡色的唇。

半斤八两。王嘉尔不由分说撞上去却连嘴都不会张,楞楞的贴着,气氛陡然尴尬起来。段宜恩贴着王嘉尔软软的唇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然后单手抓住王嘉尔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空气的波动都乱了套,段宜恩已经压在了王嘉尔身上,喘着粗气逼自己停下来。王嘉尔也是尴尬到无以复加,这才住进人家第一天,发展到这里说他不是抱大腿爬人家有钱人的床,他自己都不太信。

还是段宜恩先起来,站在地板上手足无措:

“那个,对了我还有几份文件没批,我先”

“好好好你先忙,明天见。”王嘉尔赶紧接上话。

于是段宜恩姿势怪异的夹着腿离开,王嘉尔深吸了口气没来得及吐出来,房门嘭的又被打开,去而复返的人立在门口,吓得王嘉尔没咽下的气成了个响亮的嗝。

“对了刚才,你叫我一声,想说什么?”

段宜恩局促的问。

王嘉尔又打了个嗝,越来越觉得自己有资源不用就是大傻x。

那就没什么可犹豫,王嘉尔还在打嗝。

“我想,辞职,然后你能不能,给我找个工作?”

段宜恩愣了一下,很快又有些开心,舒心的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他就是高兴。

“行。”

厚脸皮也可爱,段宜恩拍板评价。

—TBC—

这篇文里嘉嘉的性格就是这样,他的身世还没公开,等公开了大家就知道了。他从小没人管没人教,还有人故意想把他养歪,所以他都是自己摸索自己横冲直撞,每摸索出一个道理就闷头往上冲,撞疼了才停,他其实不是厚脸皮,就是又傻又聪明,又单纯又复杂。

评论(35)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