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01-002>


欢乐场是一个赌场,胜者王,败者死。
今日的赢家在满场欲/望横生不加掩饰的赤裸目光里,找到了一抹不一样的平淡冰冷。


第一章


(鉴于上次连续5次被屏蔽的惨案第一章直接走微博链接,影响阅读观感抱歉♡)

第一章点这里




第二章

(说实话我一点没有信心不会被屏蔽)

而段宜恩最终没能知道他的名字。

第二天段宜恩醒的很早,睁开眼的时候窗外还是一片灰蒙蒙的,他翻了个身,头脑清醒之后的第一个想法是——他的客厅沙发上还躺着一个不知姓名的男孩。

头一晚的记忆快速的回归脑海,他被人劫持并把人带回了家里,甚至动手帮助这个劫持了他的人解决了需求,然后男孩睡在了沙发上,他扯了条毯子给人盖到身上才回了房间。

不慌不忙的坐起身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段宜恩暗自发笑。昨夜他本该带一个美女回来一夜风流,而不是被一个小混混劫了车还伺候了人大半宿。

好在这感觉并不坏。段宜恩从来不做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可事实上小混混人长得漂亮,那个地方也算得上可爱,声音好听,性格和那些软乎乎的女人比也多一些韧性。这并不勉强,段宜恩回忆起唇红齿白的小少年侧躺在沙发上,被他撸(这个会被屏蔽吗?)的狠了便蜷缩起身体伸手去抓他的手,同时小烟嗓溢出丝丝难(这个捏?)耐的呻(这个会吧😭)吟,挑起唇角笑了笑。

他不否认,对于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小少年他十分感兴趣,不可掌控的被劫持然后被吸引,这种不明所以的悸动对他来说已经十分久违了。

思及此段总裁心情颇好,翻身下床准备去客厅把他的小混混抱回房间让他好好睡一觉。

可脱离段宜恩掌控的事情显然不止这一两件,段宜恩站在安静的客厅中央,目光紧紧盯着空荡荡的沙发,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

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段宜恩叹着气冷笑。

“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

林在范把签好字的文件交给秘书,转过身一脸兴味盎然的看着自己的大学好友。

“找到他然后签下他?那孩子多大?”

段宜恩摇了摇头,把手里的文件递过去。

“我已经查到了一部分资料,但找人不是我擅长的领域,你只要帮我找到人就好。”

他和林在范是大学同学,交情颇好,而林在范身为国内数一数二的造星工厂的老总,段宜恩非常相信他的人脉和资源,找一个人对林在范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好。”

林在范答应下来,从段宜恩手里接过文件随手递给了身边的秘书,秘书接过,手脚麻利的下去做事了。

段宜恩办完了事,站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林在范又叫住了他。

“怎么突然对一个小混混这么感兴趣?我公司里想要爬上你的床的俊男美女不知道有多少呢。”

段宜恩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完全不怀疑如果他告诉他的老朋友,小混混并不稀罕他的床,而且在享受了他的服务之后一言不发的跑掉了的话,他的老朋友说不定要有多震惊。

好在林在范那里动作够快,第二天段宜恩就收到了关于那个男孩的一切资料,从姓名到家庭情况,包括常去的地方和什么时间大概在什么地点,事无巨细清清楚楚。

而段宜恩修长的手指停留在姓名那一栏的三个字,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王嘉尔。

竟然是听过的名字吗。


昏暗的地下赌场此刻人声鼎沸,不算太大的圆形擂台周围站满了声嘶力竭或叫喊或叫骂的人。

这里不是普通的赌场。

段宜恩站在台下的人群中,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擂台中正打的难舍难分的两个人。

这个赌场有着直白又野蛮的规则,观众下注,而选手在擂台上空手打斗,没有规则,也没有王法,倒下便是输家,而站到最后的赢家会得到丰厚的酬金。

主办人神秘又强大,选手死亡的事情并不少见,但没有人会去追责,毕竟能来这里做选手的都是没有亲人也没有退路的人。

段宜恩是早就知道这种场合的存在的。

有钱人变着花样玩,而这种“赌场”在近几年十分流行,段宜恩曾陪着客户来赌过一次,那一次的输家浑身是血的被抬下去时还正好经过了段宜恩的眼前。

而此刻的擂台上,穿着特制的黑色皮质马甲的年轻人露出了肌肉匀称的后背和腹肌,偏白色的皮肤看起来十分光滑,却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痕。

他正骑在一个比他壮了好几圈的男人身上咬着牙一拳又一拳的砸下去,脸上的表情凶狠而漠然,大眼睛亮的惊人。

裁判的倒计时结束,他走过去拉起了还在不停挥着拳头的人,举起了他的右手。

段宜恩终于看清了那张脸,嘴角还流着血的人笑的开朗又迷人,他的眼神扫过整个观众席,无视了那些或因赢了钱而兴奋或因输了钱而绝望的丑陋嘴脸,也无视了那些落在他身上或狂热或迷恋或恨恶的赤裸眼神,最后迎着一道格格不入的平淡目光,停留在了段宜恩的脸上。

裁判的声音响起。

“今日赢家,七号,王嘉尔。”

—TBC—


好了看完了来个本子吧😍
【《枪与玫瑰》实体预售中:点这里!

评论(27)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