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24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下章完结



枪与玫瑰

024



“让我后悔?”

王啸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他紧了紧搂着王嘉尔脖子的手臂,然后表情又变的阴骛可怕。

“现在的年轻人口气都这么大,之前嘉尔也是这么说的。”

王啸说着低下头紧紧盯着王嘉尔。

“不过那天晚上没有杀你,我倒是真的后悔了。若不是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王啸似乎还想说什么,可这几句话足够让王嘉尔清醒了。他的头疼缓解了些,也能够听见一些东西了,他看到段宜恩正皱着眉盯着他,那双平时总是温柔多情的眼睛此刻焦急又复杂。黑色的瞳仁没有规律的转着,看起来非常不安。

——不。

电光火石间,王嘉尔似乎明白了段宜恩的意思,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动作几不可察。

下一秒,王嘉尔飞快的用肘部狠狠地撞击了王啸的肚子,然后迅速放下重心滚到地上,段宜恩趁着王啸完全暴露,毫不犹豫的开了两枪,一枪射在他持枪那只手的手腕上,手枪应声而落,被林在范飞快的踢到了另一边,而另一枪对准了王啸的膝盖。

看着王啸重重的倒在地上丧失了行动能力,段宜恩一秒耽搁都没有的冲到王嘉尔身边,心疼的把王嘉尔扶了起来。而林在范不紧不慢的点了一根烟,走过去蹲在王啸旁边,手里的枪稳稳的顶在王啸的脑门上。

王嘉尔的头还晕着,耳鸣依然很剧烈,他靠着段宜恩站起来,颇有些委屈用脑袋蹭了蹭段宜恩的脖子。

“好痛。”

声音委屈的像只小猫,小野猫刚才往地上滚的时候膝盖磕到了冷硬的地板,这会儿被熟悉的温暖怀抱抱着止不住的委屈。

这情有可原,毕竟一分钟前他还被自己的生父用枪顶着太阳穴。

是该委屈,段宜恩搂紧了怀里的人心疼的想,但这是最后一次,让他觉得委屈了。以后没有任何人能让他受委屈。

林在范冷眼旁观着抽完了一整根香烟,同时被晾在原地的还有已经半死不死的王啸。林在范拍拍手,掩着鼻子不自在的轻咳一声。

“麻烦二位把温存留着回家再说,这老东西”

林在范拍拍王啸的脸。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林在范说话时王嘉尔接到了金有谦那里的消息,说是易叔已经带着他们肃清了余下的所有势力,八区大换血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而最后的百分之十正苟延残喘的躺在地上。王嘉尔挂断电话,手里就被塞进了一把手枪。

段宜恩站在他身侧看着他,语气一如既往温柔的可怕。

“嘉嘉,现在,你可以亲手结束这一切了。”

反应过来时王嘉尔已经举起了枪对准了地上缩成一团的王啸,王嘉尔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抖。

他还记得他送段宜恩离开的第二天他就拿了枪,开枪的时候稳的不像是第一次,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没有勇气扣下扳机。

地上躺着的人是他的父亲,给了他生命,却没有给他爱意和温暖。王嘉尔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此刻却怎么也开不了枪,他的手指像是黏住了一样,没有办法弯曲。

他突然不合时宜的想起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年幼时就失去了的母亲,冰冷的父亲,死在眼前的哥哥,还有那些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残忍的杀戮场面,深夜的噩梦,惊醒时连呼吸都困难的窒息感。那种像是溺水的人,被海底的水草牢牢缠住的感觉,他抬起头却看不到一丝光亮的感觉——

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王嘉尔疑惑于段宜恩突然的拥抱,抬起手碰到自己冰凉的脸时才惊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泪流满面。

这样的王嘉尔实在太陌生了,段宜恩亲眼看着颤抖着拿着枪的人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惊恐又迷茫,像陷入了梦魇一样痛苦的挣扎,这表情实在是太过深层次的绝望,段宜恩吓得赶紧上前一步把人搂进怀里。

笨拙的拍着背,段宜恩抱着王嘉尔安慰的轻轻的晃,并带着人转了个圈,变成王嘉尔背对着王啸而段宜恩面对着王啸的姿势。

段宜恩温柔的拿过王嘉尔手里的枪,用一只手把王嘉尔紧紧的抱在怀里,圈着他的脑袋。

同时附在他的耳边,轻声的安慰。

“别害怕。”

段宜恩举起枪对准王啸。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伤害你的人已经都不在了。

“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枪声响起,王嘉尔终于哭出了声音。而段宜恩丢下枪,双臂紧紧的抱住了王嘉尔,低下头缱绻的吻着他的眼泪。

“都结束了,嘉嘉,别哭。”

“一切都结束了。”

王嘉尔抬起头,满脸的眼泪实在是可怜又可爱,段宜恩低下头,虔诚的吻住了他的唇。

自此人生再无噩梦,

只有你我,山高水长,天南海北。

—TBC—

评论(8)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