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23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完结倒计时



枪与玫瑰

023



已经吓的几近失声的工作人员实在说不出什么有意义的话,好在终于通过转戒指心灵相通的林在范和朴珍荣对出了房间号703,而王嘉尔和段宜恩迅速的带人上了楼,并毫不意外的在七楼被数量可观的人堵住了去路,一场近距离的枪战迅速开始。

段宜恩这次没有刻意分心护着王嘉尔,他一边开枪,一边看着那个曾经软软乎乎的小孩子现在已经可以在给枪上膛的同时转过脸来冲他wink了。

段宜恩脸红红的转过来,带着害羞的表情一枪射中了一个人的眉心。

房间内王啸正在努力镇静,他知道他最得力的手下易叔正带着人守在外面,而在座的所有高层也分别带了些手下留在门外。从声势上来看王嘉尔带来的人必定不多,不一定能打的进来。

他竭力安抚着在座的人的情绪,皱着眉头站起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枪。

林在范冷笑着想不愧是只老狐狸,这种时刻还能这么镇定,同时清了清嗓子,准备正式开始他的“里应”工作。

“我说,王老板。”

林在范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今天在这个会馆开会的事怎么会传出去呢?莫不是八区出了内奸?”

屋子里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王啸不尴不尬的杵在原地,怎么都不好回答。

若是承认,他掌管的地界出了内奸,证明他办事不利。若是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那这愚蠢的形象怕是也挽回不了了。

已经成功动摇了人心的林在范还不忘再添一把乱,他一边摇头叹气一边站起来往门口走。

“这种时候躲在里面像什么话,我要出去和他们正面打,王老板要是想继续带着一屋子的人做缩头乌龟,就请便吧。”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都乱了套,有人劝林在范不要冲动,还有人义愤填膺的站起来表示绝不做缩头乌龟,王啸被失控的场面搞得头昏脑涨,正准备大呵一声让所有人安静下来,房间的门被大力的一脚踹开。

林在范闪躲及时,站在门边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然后笑眯眯的站到了门口端着枪的王嘉尔和段宜恩那一边。

“你……你耍我?”

王啸好像是终于搞清楚了状况,咬牙切齿的样子看起来可笑极了。王嘉尔没有分给他任何一个眼神,举着枪弹无虚发的解决掉了屋子里一大半的人。

他的手臂上被子弹划出了一个不算太大的伤口,此刻正流着血,段宜恩也受了伤,英俊的脸上一道从眉心梗到眼角的疤痕,而他们的身后躺满了王啸的人的尸体。

王啸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的慌了起来。他举着枪后退,一边大喊大叫的找着易叔,而早在外面枪战时就已经倒戈的人此刻正带着人和金有谦Bambam一起打回了八区总部,准备处理掉那里留下的王啸的余党。

复杂的情绪从王嘉尔的眼睛里透出来,有终于快要成功了的兴奋,也有大仇将报的舒爽,但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同情,还有一些——段宜恩不动声色的靠近了王嘉尔,没有拿枪的左手捏了捏王嘉尔的胳膊——还有一些,仿佛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的沉痛。

他是不舍的。

虽然这点不舍实在是来的可怜,但在他模糊又破碎的记忆片段里,他的妈妈还没有死的时候,王啸还不是如此冰冷的样子。

那时的王啸也会好言好语的哄着他跟哥哥乖乖留在家里,然后带着妈妈出门约会,回来的时候会给他带好吃的果泥和各种各样的零食,把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满屋子乱晃。

这些记忆多数失了真,王嘉尔不确定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他臆想出来的,可这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这一点始终是真实的。

正胡思乱想的王嘉尔没有注意到,站在他身边感受到了他的低气压所以一脸担心只顾着他的段宜恩也没有注意到,王啸正找到了机会冲了过来。

林在范出声提醒时已经来不及,王嘉尔被王啸拉住手腕,以最快的姿势卸了枪,然后反扣在怀里并拉着他迅速的后退。他的枪口紧紧的贴着王嘉尔的太阳穴,食指颤抖的搭在扳机上,表情阴狠的说让我离开。

“否则我就开枪,大家同归于尽。”

这是他第二次把枪对准了王嘉尔。

王嘉尔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哥哥躺在血泊里的样子,满屋子的血腥味道,还有沾了血的白色袜子。他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大滴的汗珠顺着脸淌下来。耳朵里嗡嗡的响,吵的他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太阳穴那里冷冰冰的枪口的触感真实而热烈。

他想着,也许他真的会死在这里。

费力的睁开眼睛,他想看看这一刻段宜恩的表情。他爱的人的表情。

而段宜恩紧张的端着枪,手心出了一层薄汗,他抿着唇,下巴的轮廓锋利而坚硬。

“放开他。”

段宜恩的声音冰冷低沉,连带着眼睛里的寒光,像是要把他目光所及皆化为冰块。

“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TBC—

评论(10)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