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22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22




林在范带着三五个人站在王啸今天开会的会馆的门口时,还不忘感叹像王嘉尔这种会玩的年轻人真的可怕。

下一秒已经有小弟出来迎他,带着他左拐右拐的走到了一个包房的门前,然后便自觉的退下。

林在范呼了口气,然后伸手推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一张面积很大的长桌,桌子上摆了些无人问津的食物,而王啸坐在主位,笑意盈盈的站起身来朝他伸出右手。

“林老板突然愿意与我合作,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呢。”

林在范也挂上虚伪的笑和他握手,然后挑着眉。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林在范故意说的模棱两可,引得王啸不由自主的胡乱猜测,而林在范又适时的提了一句。

“王老板最近和段宜恩起了冲突?我也是道听途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王啸立刻便明白了,林在范似乎不知为何也跟姓段的结了仇,因此才愿意和他合作。

“当然,等到这批货的事情处理完,不如我代林老板处理了这个麻烦。”

生意人,当然是做每件事都要讲究“交换”的。本来林在范突然要帮他,他怀疑的很,可既然有了能够交换的条件,王啸反而放下了心来。

王啸很聪明很谨慎,能在这个位置坐这么久自然有他的本事。可他不知道的是,有些时候这种不合时宜的聪明谨慎反而会害了他。

于是在接下来在王啸以为会安然度过的三个多小时的会议里,头一个小时金有谦和Bambam带着人解决掉了王啸安排在会馆周围的全部杀手,并在王嘉尔和段宜恩两个人都穿着一身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行头从车上下来时以Bambam为首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时尚批判,直到手下们已经自觉的控制了整个会馆的外部,段宜恩才找到借口得以拉着王嘉尔开溜。

朴珍荣从会馆走出来,经过段宜恩和王嘉尔时轻轻推了推脸上的墨镜,他一副随意的表情靠在墙上,压低的声线却严肃极了。

“里面都是王啸的人,万事小心。”


与此同时,包房里的王啸正得意的笑着,有手下进来,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些什么,下一秒在座的人都亲眼看着他的表情一点点沉下来,变得慌乱不堪。林在范拿起红酒杯表情闲适的抿了一口酒,顺便转了转拇指上的戒指。那戒指上闪过不寻常的红色指示灯。

“老大,林老板那里传来信号了。”

“好。”

王嘉尔呼出一口气,转过头看着段宜恩,而段宜恩也正眉眼弯弯盯着他看,眼睛里的温柔快要把世界上的一切都融化。

王嘉尔于是也笑起来,可爱的小括弧漾在脸上,他抬起脸眷恋的吻了吻段宜恩的嘴角,然后声音很轻,透着不确定和不安心。

“宜恩,你会不会后悔。”

段宜恩不太确定王嘉尔是指那件事,可他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后悔。”

他又意犹未尽的搂住王嘉尔的腰,加深那个蜻蜓点水的吻。

“只要你不后悔,我就都陪你去做。”

王嘉尔盯着段宜恩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他转过头,声音压低。

“行动。”


虽然已经控制了会馆外部,但避免打草惊蛇,王嘉尔和段宜恩只带了二十几个人。这之中包括穿着一身花哨豹纹的泰国小皇帝,也包括拿着被改造的外形看起来像一把花花绿绿的玩具枪一样的手枪的金家小少爷。朴珍荣被留在外面“外合”,此时正和负责“里应”的林在范转戒指发信号玩儿。

而段宜恩向来喜欢简单粗暴的开始一场比赛的取向和王嘉尔不谋而合,于是刚一进入会馆,一楼大厅王啸的手下还来不及反应,便已经被一枪一个精准又仁慈的解决掉了。

“王啸。”

王嘉尔握紧了枪,指着已经抖成鹌鹑的某一个会馆工作人员,声音冷的像是深冬冰面下的深层海水。

“他在哪个房间?”


—TBC—

评论(33)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