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21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21



王啸被段宜恩带人拦住的时候,就基本上明白了自从段宜恩回国后,他每次见到段宜恩时那无形的压迫感是打哪来的。

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年轻人此刻稳稳的端着枪,身后站着很多一样端着枪的人,那些黑洞洞的枪口不约而同的对准了他。

那些人看起来训练有素,并且眼生的很,显然,在八区的地界出现了并不是八区的人,而这一切王啸甚至没有听到一丝一毫的风声,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他一无所知的年轻人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本事。

而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段宜恩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到底有多少本事。

王啸只看到段宜恩的枪口微抬又落下,像是在发布一个指令,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身后装满了货物的货车便嘭的一声爆炸。

那辆车上的人无一幸免,所有货物在火光冲天中付之一炬,而王啸背对着那团火,眼睛里是从未出现的挫败感。

三十年前他只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这么多年来他杀了无数的人,踩着那些尸体一步一步爬到这个位置,他的妻子,他的儿子,他都可以为了权势而不要。

这是他第一次,在面对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孩子时,输的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易叔早在王啸下车时就下了车,现在他也拿起了枪,把王啸护在了身后,与段宜恩对峙。

活脱脱一副“想杀了我老板,就先杀了我”的忠仆模样。

而只有段宜恩看到了他微微挑起的眉,眼含赞赏。

段宜恩收起枪,慢悠悠的走到王啸面前。

“上次那把火也是我放的,你的库房”

“但我想着玩火这件事似乎很有趣,所以这次也借了您的货玩一玩,实在不好意思。”

王啸铁青着脸

“你以为你现在杀了我,王嘉尔能继续活着吗?”

“这个不劳您费心了,如你所见,我有保护他的能力,况且——”

段宜恩拖长了声音,伸出指尖轻轻拂下了易叔对着他太阳穴的手枪,那动作优雅的仿佛是在整理自己的乱发。

“况且晚辈今天来也不是为了杀你的。虽然你动了不该动的人的确该死,但无奈嘉嘉顾念着血缘关系不肯杀你,我也就不会动你。”

“上次的火算是利息,这次就算你还清,希望你能懂,你不是神没有能力一手遮天,再敢动你不该动的人”

段宜恩抬起头目光深远,不远处的货车已经烧的仅剩残骸。

“下一次葬身火海的就是你。”

而王啸在这样的对话中不露声色的勾起了嘴角。

不,还有翻身的余地。眼前的段宜恩的确心狠手辣,可他的儿子他是了解的。

太过心软,总归是太年轻。

王啸心里已经打起了如意算盘,殊不知他自以为是的了解和狂妄自大正引着他走向深渊。

等着他万劫不复。


段宜恩完成了任务,带着他的人回了岩港。——事实上为了让王啸没办法掌握他们的动态,王嘉尔在段宜恩拖住王啸的空档已经偷偷的移动到了岩港。

王嘉尔靠在沙发上,几乎是在房门被从外面打开的一瞬间就站了起来。

门口的人衣服上沾了些灰,面容带着笑,没有受伤。王嘉尔这才松了一口气,脱了力似的把自己完全放松倒在沙发上。

段宜恩快走几步黏上来,蹭到他旁边坐着,两只手臂环过他的腰,然后把脸埋在王嘉尔的脖颈,声音又轻又软。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张了张嘴想说没受伤就好,已经当了很久透明人的金有谦打断了王嘉尔,一副受不了的神情说你们两个可快回隔壁去吧。

“朴珍荣给你俩准备了单独的房间,要亲近回去亲近去”

段宜恩笑着拉起王嘉尔,走到门口时又被叫住,林在范从沙发上站起来,尽量随意的开了口。

“明天就要最后的行动了,今晚好好休息。”

“不过嘉尔哥你真的确定王啸会这么做吗?”

Bambam颇有些不放心的开了口。

“他一定会的。”

王嘉尔的脸上又露出段宜恩最喜欢的那种得志满满的表情。

“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他永远看轻我,而我这次给他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他一定会觉得我不会再做的更绝了,对他来讲,这已经我的极限。”

“所以他明天会放心大胆的召开高层会议,八区里所有说得上话的人都会过去,那就是我们最好的行动时机。”

“那王啸要是知道你现在在岩港,一定会起防心的。”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王啸只会认为我的伤还没好,不出门而已。”

其余人点点头,而王嘉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或许可以更好玩儿一点。”

他的视线扫过一屋子的人,最后落在林在范的身上,笑容便越发的古怪起来。

“林在范,王啸总是跟你作对,你就不打算送他一份大礼吗?”

—TBC—

评论(19)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