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20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20



王啸身边有个人,名字叫易叔。

王嘉尔跟这个人很熟悉,自打他记事起易叔就跟在王啸的身边做事了。

在王嘉尔的印象里那人颇有些沉默寡言,闷声做事的性子,王啸对他非常信任。这种信任并不是随便说说那种程度。

要是说王嘉尔和王啸有什么共同点,大概就是不愿意轻易相信别人这一点。王啸不信任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也不信任养子和亲戚。但是对这个易叔,他是抱有百分之百的信任的。这大概是因为易叔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救过王啸很多次。

可王嘉尔分明清楚的感受到了,易叔是和王啸不一样的人。

他还记得他十几岁那年,王啸亲手杀了他的哥哥,然后吩咐易叔把尸体随便扔到哪里去。而偷偷跟着的王嘉尔看到了易叔安葬哥哥的画面。他也记得有一次货物出了差错,王啸不耐烦的摆着手让易叔处理掉负责的手下,而易叔在王啸走了之后让那几个手下偷偷离开。

王嘉尔清楚的看到了易叔和王啸不是一路人,甚至易叔对于王啸的处事风格是厌恶的,所以当王嘉尔和段宜恩找到易叔时,易叔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参与进了他们的计划中。

易叔忠于的从来不是王啸,而是八区,现在有更适合八区的领导者,年轻又有智慧,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一步的准备已经做好了,现在却遇到了更加棘手的问题。

Bambam嘴里叼着彩虹棒棒糖,金有谦坐在他旁边打游戏,朴珍荣被林在范从身后黏着一脸无趣的看着正在房间中央对峙着的段宜恩和王嘉尔。

“所以那件事是你做的?你是说……你从美国带了一支队伍回来?”

王嘉尔惊讶的表情生动的很,段宜恩懒得在意他“一支队伍”的用词,点点头承认的干脆利落。

“所以我烧掉的那批货,王啸会在下午补上,他不会带很多人,我可以带我的人等在路上。”

段宜恩语气平缓又简洁,王嘉尔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静又理智。

“所以这么做的意义是?”

“让他放下戒心。”段宜恩伸手去抓王嘉尔的袖子。

“王啸这只老狐狸非常多疑,他伤了你,便会一直防备着我们做出反击,所以直接下手他一定会有防备。”

事实上段宜恩知道,王啸最近也一直有一些小动作。比如撤掉了曾经安插在王嘉尔身边的那些眼线,换成了一批得力的杀手,比如借着王嘉尔正在生病的理由收回了曾经交给王嘉尔的生意,包括王嘉尔靠自己的能力打通的东南亚那条线。

王啸的良知似乎在那一晚没有杀王嘉尔的时候就用光了。这个冰冷的商人在打伤了自己唯一的儿子后忙着剥削儿子的生意,简直是做足了商人无情无义的姿态。

所以段宜恩也并不打算再手下留情了。

“你的意思是,你假意带人拦他的货,让他以为这就是报复的全部,之后掉以轻心我们再动手?”

王嘉尔准确的指出段宜恩的意图,没等段宜恩点头又挥手打断。

“不,段宜恩,这太危险了。”

“可这是最好的办法,嘉嘉。王啸为了善后一定会联系所有八区的高层一起商议,只要他们聚在一起,我们就有了最合适的时机。”

“不可能”

王嘉尔语气生硬极了,转身想走的时候却又觉得自己似乎是太凶了,于是他又转回去。

“段宜恩,我不会同意的,我不会允许你再受伤了。”

“可是嘉嘉,直接行动的胜算太小了,我说过,我要保护你。”

“你别忘了,第一个说这话的人是我。”

两个人争的不可开交,Bambam咬碎了棒棒糖,有些突兀的插进来。

“你们两个在拍泰剧吗?”

小孩中文讲的不太好,混着英语说的软糯糯,却成功的让两个人停了下来。

“我是不太理解你们两个为什么偏要争谁来保护谁,谁可以受伤谁不可以。一起受伤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王嘉尔和段宜恩神情复杂对视一眼,Bambam接着开口。

“因为是相爱的关系所以一起出血流汗,一起舔舐伤口,没有谁保护谁,而是并肩作战,这样才是正确的吧。”

“我告诉你们两个抓紧哦,再拖下去小爷要先回泰国看场子了,金有谦我也带走哦。”

金有谦玩着游戏分心点头表示自己随时可以出发,空气终于安静下来,王嘉尔和段宜恩持续对视,段宜恩眼睛里一如既往执拗又深情,专注的可怕。

王嘉尔在这样的眼神中忍不住轻轻叹气。

“好。”

王嘉尔最后这样说。

“注意安全,不许受伤。”


—TBC—

评论(12)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