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19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9



段宜恩在美国训练场时学过很多道理。高大的白人教练喜欢用蹩脚的中文讲话。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段宜恩是算不得脾气好的人,在王嘉尔身边的那三年他胆子小,年龄也小,能陪着王嘉尔这件事就已经足够幸运,所以也从来没有过生气或者发火的时候。

直到在美国那三年才算真正变得冷硬起来,第一天去训练场时被呆的久的人打翻了饭碗,几个纹着夸张花臂的光头点着他的肩膀说这种小身板何必来这里送死。他没有说话,低着头喝光了碗里的汤,然后在一群人的注视中慢慢的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随即疯了一般撞翻了离他最近的人,一秒犹豫都没有的割开了那个可怜欧洲人的喉管。

他抬起眼扫视着周围已经愣住的剩下的人,声音又稳又冷。

“所以——”

他抬起手擦了擦溅到脸上的血,皱眉的表情看起来无辜极了。

“为什么留在这里送死呢?”

这一批训练者结训时,段宜恩的综合测评是第一名。

第三年的时候,他就开始忙着培养这批势力了。这批人里有和他一起结束训练的战友,也有被他打败却手下留情留了一条命的淘汰者,大多数都是像他曾经一样,一无所有的人。

段宜恩回国的第二天这些人便也来到了G市,他们在G市迅速的找到了盘踞的地方,养精蓄锐,为的不过是段宜恩的一声令下,换句话说,为的也是王嘉尔的野心。

段宜恩说过,他懂王嘉尔的野心,也会帮助他去实现这个野心,这句话从来不是一张空头支票。他早就为了王嘉尔的野心做足了准备,哪怕是在误认为自己被抛弃的时候,也毫无怨言。“我只有你了。”因为这句话,是王嘉尔亲口说的。

至于王啸损失的货物,死去的手下,便是出自这股势力的手笔。而这对段宜恩来说,不过仅仅是先割破了王啸一小块皮肤而已。他要的绝不止这些,而是让那个胆敢伤害了王嘉尔的人生不如死。

王嘉尔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对外却依然装作受伤很重,难以痊愈的样子。

一个月后岩港的朴珍荣造访,随行两名手下戴着墨镜和鸭舌帽,金氏的小少爷也带了礼物来探望王嘉尔,八区暗流涌动。

王嘉尔正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差老管家去准备晚餐,门关上的一瞬间又神采奕奕的跳起来,半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

段宜恩还是担心的瞟了一眼他的伤口,随即金有谦笑了起来,指着王嘉尔说哥你的演技越来越好啦。

朴珍荣的两位手下也拿下墨镜,Bambam忙着对着镜子整理头发,而另一位,就是笑的邪气的林在范。

“看来王少爷的药效已经解了?”

王嘉尔忍不住翻白眼,不甘示弱的迅速去戳林在范的命门。

“珍荣一个人这么久了,等到事情都结束了我给你介绍个不错的人认识一下?”

朴珍荣笑的无辜点头表示感兴趣,林在范的脸瞬间拉的老长。

玩笑归玩笑,今天这些G市的年轻血液聚在一起可不是为了玩的。王嘉尔转换了表情,迅速的进入了正题。


“所以王少的意思是,要我帮你除掉王啸这个老家伙咯?”林在范右手虚扶着太阳穴,食指搭在眼皮上的两颗小痣上。

“西四区我管的好好的,我凭什么多管闲事来插手你们八区的事呢?”

王嘉尔笑了起来,透着志在必得的决心。

“想必林老板和这位已经互相认识过了”

王嘉尔指了指状态外游移的Bambam,而泰国小皇帝配合的回了个肚脐礼。王嘉尔又接着开口。

“这位掌握着泰国这条线的货源,想必林老板也知道泰国的生意好做,以后肯定也不会希望在这条线上一分钱都拿不到,我说的对吗?”

“当然,林老板是个聪明人。”

段宜恩适时的补充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型的手枪,随意到仿佛是在把玩一个普通的玩具。

“与其让西四区和如今王啸手里的八区互相对立,彼此间都拿不到什么好处,还不容易干脆利落的除掉王啸那个老家伙。”

“这个时代该更新了,陈旧腐烂的东西唯一的命运就是消失不见,林老板也是这么想的吧?”

挑着一边嘴角笑的张扬又自信,林在范环顾了一圈屋子里的年轻面孔,然后鼓起了掌。

“王嘉尔,合作愉快。”

黑夜悄悄压上了整座城市,乌云聚集在城市中心的上空。

山雨欲来。

—TBC—

评论(19)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