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18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我们泰国小皇帝终于闪亮登场了! ​​​



枪与玫瑰

018



和段宜恩不一样,王嘉尔这次的伤磨的足够久。躺在床上应付着那些“出于关心”实际上是想要攀附八区势力的长辈们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不耐。

只不过是在那些人带着心疼又哀伤的表情狠啐着“究竟是哪个畜生把我们嘉尔伤的这么重”时不咸不淡的回一句:

“是王啸啊。”

亲戚们脸色尴尬一言不发,王嘉尔笑着叫段宜恩送客。

八区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王啸一夜之间折了数十个手下,死状极惨。存在仓库里的一批货被一把火烧的干净,得罪了大客户,王啸最近几天忙的焦头烂额,得力助手又都遭了毒手,正是不顺到极点的时候。

更有趣的是,这背后推手竟然完全调查不出来,手下们不停回报着没用的结果,气的王啸大病了一场,根本无暇顾及王嘉尔这边的动静。

而引起这场骚乱的主人公,段宜恩送走了人钻回王嘉尔房间锁门,摸上床搂着王嘉尔就开始亲,王嘉尔迷迷糊糊的推了两下,却又被按回温暖宽敞的怀里,干脆小猫一样的蹭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宽慰说我没有不开心。

“段宜恩,他们的嘴脸我早就认清了,这对我来说构不成伤害。”

王嘉尔当然知道段宜恩这些举动的意义,这样的段宜恩太让他心软,也太容易让他抛弃原则。

他早说过段宜恩会是他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温柔和爱意的威力似乎比子弹还凶猛,否则为什么王嘉尔现在隐隐作痛的不是伤口,而是心脏呢。

他于是伸手环抱住段宜恩,声音闷闷的。

“我们约好以后都别再受伤吧。”

爱情本来就够让人酸涩难安了,一颗心全部全部都放上去还嫌不够,还痛的发懵,若是能少受一点伤,大概也就有力气多爱一点吧。

王嘉尔真的很想很想多爱段宜恩一些。


段宜恩低着头看王嘉尔的眼睛,黑黑的瞳仁,下垂的眼角,细致漂亮的双眼皮,带着期待看着人的时候湿漉漉又亮晶晶。

怎么看都该是属于被保护的很好的小王子的一双眼睛。

可真实的小王子却伤痕累累,带着一脸乞求的表情讨一个对普通人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承诺。

真的很可怜,段宜恩心疼的快要疯掉,可是他却没办法点头。他只能搂紧了他的小王子,低声叹着气。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王嘉尔懂段宜恩所有的保护,可他不想接受。这段感情的前半段段宜恩付出的太多,接下来的路他想多走几步,他想让段宜恩停在原地等他就好,最好舒舒服服高高兴兴的,而他也愿意披荆斩棘一次,就像段宜恩当初朝他走来的样子。

然后全身心的拥抱住他。

王嘉尔这一刻却懒得纠正了,他只是笑着点头说好,心里下的决心谁也不知道。


而金有谦知道另一件事——王嘉尔终于要动手了。

从王嘉尔给他传信息把Bambam从泰国叫回来这一点上就可以确认。

从段宜恩去美国那一年开始,这几年他们一直小心翼翼却又大刀阔斧的做着一些既危险又刺激的事,三年来王嘉尔隐藏实力装作纨绔子弟,而金有谦与家里半决裂后就以去国外学习的名义留在了泰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这次动手。王嘉尔为了那个位置,金有谦单纯为了好玩。而泰国的那位——金有谦向来用他的全名来称呼他——Kunpimook Bhuwakul先生,这位追求的大概是情义。

你在泰国任意一家赌场提到Bambam,一定不会有人露出茫然神情。大多数人会摆出既畏惧又羡慕的脸,毕竟那位不过二十几岁,还是一个孩子的岁数,就已经成了泰国赌市的权利核心。每个人都知道他有背景,但没有人敢多议论一句,在曼谷Bambam的全名像是中国古代皇帝的名字,要避讳。

所以当金有谦甩着奶音第一次见面就大声的叫出了Bambam的全名后,迅速的带着王嘉尔和Bambam成为了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这听起来很没有逻辑,但不重要。王嘉尔控制了泰国的货源,要得益于听了王嘉尔的故事唏嘘不已而主动提出要帮王嘉尔一战成名的Bambam,除此之外Bambam为王嘉尔隐藏在泰国的那批势力——

也很快便要揭开神秘的面纱了。

耀眼的金色头发,尖头的皮鞋,圆框墨镜,还有包裹着修长双腿的皮裤。

泰国少年走出机场时皱了皱眉,拨出了一串号码。

“嘉尔哥,我到了。”

“好戏要开始了。”


—TBC—

评论(21)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