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一把月光等天亮


2011.07.03-2017.0703   相遇日贺

幸而相遇♡





段宜恩话少。

这几乎是公认的,除了王嘉尔能拿到台面上揶揄几句,成员们是不敢的。队长曾委婉又慎重的劝说大哥试着表达自己,换来段宜恩耸着肩表情随意的一句——

“我没什么可表达的啊。”

美国男孩情绪简单直白,种类稀少,大概分为兴奋,一般,不高兴这三种。段宜恩的情绪太过外化,是阴是晴很好掌握。当然,这只是对于王嘉尔而言。

林在范站在原地愁的快要长出胡子,王嘉尔正好扫荡完冰箱走过来,顺势拍拍林在范的肩。

“Mark哥不说话不是也能表达自己吗?”

王嘉尔真挚的表情让人无法反驳,林在范无法将那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能靠大哥表情就理解大哥想吃什么吗?”说出口,只能摇摇头回房间写写歌——这对他来说简单有趣的多。

留下王嘉尔站在原地和沙发上的段宜恩眼神交流。

“队长怎么了?”王嘉尔大眼睛滴溜溜转一圈。

“不很清楚。”段宜恩眨眼。

作为居住了七个单身男子汉的现役偶像组合GOT7的宿舍里与美国男孩最为亲密的不二人选,王嘉尔说不上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就情绪来说,若是跟段宜恩相比,王嘉尔容易掌控的多,一个动作就连平时最没眼色的忙内都知道他想干什么,更别提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这直白劲儿,整个人透明的就像是其本人的中文水平——最简单的低级词汇组成的外国人也可以轻易理解的通俗易懂的句子。

王嘉尔要不同一点,他被一些艰难晦涩的东西组成,整体却透明。这很正常了。

但王嘉尔却有很多难以捉摸的不正常,比如饿一整天不吃饭却在深夜拉着忙内啃冰淇淋,比如用杯子形容Bambam的脸,再比如在宿舍举着行李箱健身一边咒骂电视机里的不孝子。这些行为以Bambam为首的五个成员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而大哥却是深切的,从内心深处的,全身心的理解。

“多可爱啊”

大哥这样评价。

王嘉尔可爱这个认知是段宜恩在练习生时期建立起来的。当然一见钟情不存在,王嘉尔给段宜恩的第一印象是聒噪加上太不自信,不是很有趣。他对他所有的好感都是在往后的日日夜夜里一起摔打玩闹中积累起来的。

六年的陪伴在粉丝那里被口口相传成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段宜恩却不这么觉得。毕竟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追到王嘉尔。

这话要是被王嘉尔听到准要炸毛,段宜恩对他多好啊,他为什么要炸毛呢。

雨夜里也陪他去便利店,初见的那把黑伞早已夭折被另一把灰色格子的伞所取代,拿伞的倒依旧没变的还是段宜恩,使劲往王嘉尔那边倾斜的弧度也没有变。

在舞台上看到他手指受伤会不顾走位去给他拿毛巾,流行的饮料要先给他抢一瓶,在宿舍躺着玩手机的时候只有王嘉尔能把他叫起来,理由随便哪种都好。

这种为了你淋湿半个身子,还有物化在毛巾饮料眼神中的爱情王嘉尔全都感受到了,可段宜恩所谓的追,王嘉尔真的没有感受到。


珍荣拉着王嘉尔去吃烤肉,走到门口赶上段宜恩回来,段宜恩看看王嘉尔的脸,忽略了旁边笑容神秘的朴珍荣,用眼神传达这样一个信息。

“你不可以和别人出去。”

王嘉尔挤眉弄眼“珍荣是别人吗?”

大哥干脆的收回眼神“那随便你。”


王嘉尔要气死了,他一边补妆准备下半场的综艺一边想:“等到我不忙的时候,一定好好给你示范一下什么叫表白什么叫追求”


结果王嘉尔这一忙起来就没能闲下来,他在中国开了工作室,有机会做他喜欢的音乐,身边的人都很开心,包括段宜恩。

某一天他睡在段宜恩旁边,两个人面对面,段宜恩放下手机盯着他看,然后笑了起来。只不过是看着他就能笑出来,这感觉多少有些酸涩。

王嘉尔眨了眨又干又涩的眼睛,往段宜恩怀里挪了挪,搂着他的腰睁大眼睛。

“段宜恩,如果我们以后我们更经常会分开怎么办?”

“我等你回来。”

“那如果我要很晚很晚回来呢?”

“我去接你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嘉尔整颗脑袋在段宜恩脸上蹭来蹭去。

段宜恩你能不能自私点儿。

王嘉尔想这么说来着。

但是后来王嘉尔没说,他凌晨又要飞,现在只想在令他安心的怀里好好的睡一觉。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王嘉尔睡在上下铺的下铺,上铺的床板还很新,他的被套是蓝白色条纹的。这没什么不对的。

唯一不对的是他的房间早就没了上下铺,他的被子已经换成了黑色的很久了,睡在身边的段宜恩也不见了。

王嘉尔猛的跳下床,看到段宜恩平稳的睡着躺在上铺的床上时才放下心来,环顾四周。这是他们出道前的宿舍。王嘉尔看了眼墙壁上的电子钟,7月3日,2011年。

段宜恩悠悠转醒的时候王嘉尔正站在地上一副被雷劈了的震惊表情,他本能的伸手去捏王嘉尔的脖子,然后用刚睡醒的沙哑嗓音说嘎嘎你今天不飞了吗?似乎是说完这句话才反正过来自己所处的地方有些过于高了,段宜恩一脸茫然的从床上坐起来,不清不楚的看着王嘉尔。而下一秒王嘉尔窜到上铺,整个人缩进段宜恩的被子里。

“你……知道我是谁吗?”

段宜恩皱皱眉,伸手摸了摸王嘉尔的额头。

“没有发sao”

王嘉尔把他的手打下去,然后握着段宜恩的肩膀,非常用力,非常真挚的。

“段宜恩。”

“你和我,我们俩,似乎是穿越了。”

两个人花了整个早晨整理情况,最后由段宜恩兴奋的做了总结。

“也就是说,现在是2011年,你和我都没有出道,没有人认识我们,就算我们出门约会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是这样吗?”

“约会?”王嘉尔抓住了两个字眼。

“走吧!”段宜恩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拉着王嘉尔躲过其他练习生跑的飞快。

这里是2011年,JYP还没有换新楼,旧楼也算不上旧,公司门口的便利店社长女儿还是个小姑娘,街角的那家砂锅店还没有搬走。

段宜恩光明正大的,颇有些炫耀的,牵着王嘉尔的手走进砂锅店,王嘉尔准备了一大瓶冰水,准备痛痛快快的吃次辣。

汗流浃背没问题,长痘痘也没关系,会长胖也可以,反正现在的他离出道还有充分的时间。

事实上他有预感,这一天过去——或者说是这场梦醒过来,他便会回到未来去。

段宜恩显然也这样认为,他拉着王嘉尔吃了砂锅,也去了离公司较远的游乐场,尽管他们什么都没有玩,只是手牵着手在里面晃了一圈。然后又乘公交去了南山塔,甚至肆无忌惮的挂了同心锁,上面写了M&J。

满天星光和夜晚的微风一起落在王嘉尔的发丝上,小小的锁头发出轻微的“咔哒”声,段宜恩从背后拥住他,温柔且小心的吻了吻王嘉尔的后颈。

回宿舍时其他练习生都已经睡了,段宜恩和王嘉尔摸黑进了房间,累的连澡都不想洗,只想快点躺在床上,段宜恩还是一如既往的黏人,抱着王嘉尔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粉色的唇弯成的弧度很好看,是让王嘉尔忍不住想要吻上去的程度。

王嘉尔又想起他曾在忙碌间隙产生过的那个念头,表白和追求。

他想,段宜恩温柔体贴,拥有一张漂亮的脸和踏实的身体,说话时露出的虎牙让人心动,安静时嘴唇抿成的弧线也让人心动。

这么让人心动的段宜恩,要是被人抢走怎么办。

于是手指抚上了耳朵,唇瓣贴上了唇瓣,王嘉尔吻了段宜恩。

LA少年几乎是迅速的给了反应,喉结上下吞咽后段宜恩搂住了王嘉尔的腰用力加深这个吻,身后的电子钟正悄然指向十一点,而段宜恩只看得见王嘉尔颤抖的睫毛。

抖的太厉害了,像扑簌簌起飞的蝴蝶,眨一眨眼睛都能在他心里掀起山风海啸的威力,于是不自觉被吸引,想靠近。

段宜恩又急又迫的想,他要吻够本儿。

也许天亮了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位置,王嘉尔依然要凌晨赶一班飞机,他也依然不敢——或者说不能更合适一些——问出那句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那都不重要。

见面的机会少了可以facetime,你忙我就等你,话少我也可以懂你想要表达的,不善言辞的时候给我一个眼神就好。

从香港到洛杉矶10872公里,段宜恩知道,王嘉尔也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珍重的,漂洋过海的吻。

可10872的距离下他们相爱了,2011到2017的6年时间他们也依然相爱了,连时间和距离都不能够打败他们。大概就是无论如何,他们都要继续相爱了吧。

这不是一件已经被确定的事,但是王嘉尔吻着段宜恩的时候想,他愿意为这件事付出努力。他知道段宜恩也是这么想。

就像太阳始终燃烧着它的火,月亮也愿意始终发着光。

就像天快要亮了,我还是喜欢你。


END

愿你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评论(30)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