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16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6



段宜恩有时候觉得王嘉尔很倔,比如第二天两个人醒过来后,吃过早饭王嘉尔非要拉着他回家。

“嘉嘉。”

段宜恩抱着王嘉尔坐在床上,搂着人的腰撒娇的晃晃。

“王啸还在派人盯着你,我在岩港多留一段时间吧。”

“不要。”

王嘉尔回答的干脆利落,嘴里叼着的烟被段宜恩抢了下去按在烟灰缸里熄灭,他也不恼,干脆转过身把最后一个烟圈吐在段宜恩脸上,然后又搂了人脖子亲上去。

“宜恩跟我回去吧,我现在真的一秒都不能离开你。”

没有被他甜腻腻的撒娇冲昏理智,段宜恩拉住王嘉尔表情认真的问你是不是真的不在意王啸那里?

耸耸肩说是,王嘉尔捧住段宜恩的脸说我现在只在意你。

“段宜恩,好多事情我没来得及跟你说,好在你一直愿意相信我。”

“当年送你去美国,还有你回来之后我对你的态度,这些我都会在以后的时间里一点一点的解释给你听,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疑问,可是你说过,你知道我的野心,你愿意帮我。”

“宜恩那不重要,我的野心我的隐瞒,你迟早都会看到,我也只会给你看,你现在要做的,只有相信我爱你这件事情。”

被香烟呛的眼眶发红,段宜恩紧紧的盯着王嘉尔的脸很久都没有说话,然后他搂住王嘉尔的脖子,攻城略地般吻了上去。

“我相信。”


回到王嘉尔的别墅时天色已经晚了,推开门不出所料的在沙发上看到了正襟危坐的王啸,王嘉尔牵着段宜恩的手走过去坐在对面,落落大方的拽着段宜恩的手指头玩,丝毫没有先开口的意思。

直到王啸咳了咳,站起身往外走,一边开口。

“嘉尔,你过来跟我谈谈。”

王嘉尔准备站起来时被段宜恩拉住了手,他低下头嘟着嘴巴亲了亲段宜恩的唇,然后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安心,才跟着王啸走了出去。

他推开别墅的门,王啸正背对着他站在院子里,王嘉尔走过去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手肘撑着膝盖,两只手交握着抬着眼睛看向王啸。

“想说什么?”

王啸皱着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嘉尔,半晌才开了口。

“嘉尔,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那个段宜恩,你还是丢掉吧。”

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那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毛小子,却拥有一双令人生畏的冒着寒气的眼睛。当年王嘉尔把他带回来,他并没有当回事,一直以来也没有分给这个孩子一分一毫的关注,直到这个段宜恩从美国回来,他才真正的开始在意这个人。

那双眼睛,看向他时总是有着很深很沉的杀意,这让他难以心安。

他顿了顿,看着王嘉尔面无表情的脸,又加了一句。

“你可以拒绝,但你需要知道,我一定会处理掉他。”

坐在长椅上的人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一只手托住自己的下巴,眼睛里也带了些笑意。

“理由呢?段宜恩并没有做什么错事,父亲你凭什么处理他?哦——我忘了。”

王嘉尔像是真的恍然大悟一般拍了下脑门,然后慢悠悠的开口。

“你王啸想要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的。比如我的哥哥,还有我的妈妈。”

王嘉尔的眼神逐渐变得肃杀又可怕,语气也慢了下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啸,眼睛里那一抹难以忽略的嘲讽竟然让王啸四十几年来头一次觉得无所遁形。

王啸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王嘉尔,根本不是他印象里花天酒地,只知道游戏人间的纨绔公子。眼前这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陌生又强大的气场,竟然让他莫名的生出一种畏惧。

所以他几乎是恼羞成怒的举起了枪,对准了王嘉尔,怒意让他脖颈上的青筋都爆出来。

“要我说多少次?你妈妈是执行任务的时候——”

“如果不是你!”

王嘉尔大声的打断了王啸的话,他此刻也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逼近王啸,咬着牙一字一顿。

“如果不是你为了你的那点可怜的白粉不让人抢去,她会冲上去为了你堵枪眼吗?王啸,她是为了救你才死的,那不是一场意外,你明白吗?”

王啸几乎是怒火中烧,那件事是他的雷区,十几年过去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重提旧事,可王嘉尔——他的儿子,现在正用凶狠的眼神看着他,一字一顿的控诉他才是杀人凶手。

王啸的手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扣动了扳机,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出不是很大的一声闷响,相比之下子弹穿透皮肉的声音似乎更为尖锐,那一枪射在王嘉尔的肚子上,王嘉尔被子弹巨大的推力撞的跪在地上,却依然用可怕的眼神盯着他看。

王啸看着他的儿子,他唯一的亲生儿子,右手捂着不停流血的肚子,左手垂着,而脸上慢慢露出一个近乎绝望又仿佛胜者的微笑。

“十几年前你杀了她,现在你也有机会杀掉我。王啸,你要么今天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你今天没有杀我的这个决定。”

那笑容一点一点扩大,混合着一地的鲜血逐渐变得触目惊心,王嘉尔的话每一个字都像一颗钉子钉在王啸的旧伤疤里,翻开他伪装的表皮,露出了他丑陋不堪的内里。

王啸丢下枪,落荒而逃。


—TBC—

评论(13)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