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14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4



整个G市,王啸的手够不到的地方,只有两个。

一个是林在范所管辖的西四区,另一个,则是朴珍荣旗下的岩港。

王嘉尔轻松的开着车进了岩港,然后从后视镜里看着一直跟着他的那辆车停在不远处,他甚至能想象到那个车里被王啸派来监视他的人懊恼的捶打方向盘,然后无奈的拿出手机低声下气复命的样子。

这个小插曲给了他一些难得的好心情,以至于他在走进岩港的酒吧时,还保持着一张随性又洒脱的笑脸。

段宜恩靠在酒吧入口的墙壁上,安静的看着王嘉尔脚步轻快的走进来,然后目不斜视的经过他,没有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段宜恩不知道王嘉尔是怎样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听见他的笑声的,总之他看到了王嘉尔闻声回头,下一秒就张着手臂向他跑过来,然后重重的撞进他怀里。

胸腔被撞得闷闷的疼,但是段宜恩从来没觉得这么开心过,他伸手想把整个脑袋都埋在他胸口的人的脸捧起来,腰身却被箍的紧紧的。

他在发抖,段宜恩惊慌的发现。

用了些力气强迫王嘉尔抬头和自己对视,舞池的灯光肆无忌惮的打过来,花花绿绿都盖不住王嘉尔眼眶的瑰色,那抹红就像墨水滴在水中一样,快速的蔓延开来。直到王嘉尔一双漂亮又灵动的眸子蒙上一层水汽,眼眶红了个彻底。

段宜恩皱着眉,无措的把王嘉尔又搂回怀里,想了想又低下头去吻他的眼睛和嘴唇,可王嘉尔看起来还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段宜恩使劲搂着王嘉尔,连呼吸都刻意放轻,追着王嘉尔的眼珠不敢放过他任何一个情绪。

段宜恩想,就是他第一次拿枪,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他眼前死去,第一次走上竞技场面临生死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心慌,这么手足无措过。

好在怀里红着眼睛的小兔子终于噗的笑了出来,段宜恩才舒了口气,抱着人撒娇似的蹭他的脖子。

“不要哭,别哭嘉嘉。”

“倒是你”

王嘉尔放开段宜恩,转身往里走——朴珍荣有在酒吧专门准备一个包间给他,在不对外开放的四楼——他带着段宜恩走进电梯,然后又回过头笑嘻嘻的看着段宜恩,眼眶还泛着点粉色。

“你慌什么?”

周遭终于安静了些,段宜恩只知道眯眼睛笑着盯着王嘉尔看,仗着电梯里没人又黏上去想要抱,却被王嘉尔伸着一根手指推开。

“先说你慌什么?”

垂着眼角又要去抱,段宜恩这回躲开了王嘉尔的手指直接把人搂怀里,才闷闷的开口。

“很怕你流泪,流血也不可以,流汗也会心疼。”

段宜恩的表达方式向来笨拙又直接,王嘉尔却觉得他理所当然的语气性感的不像话。

“那如果流了怎么办?”

“眼泪我会帮你擦的。”

段宜恩的表情真挚到让王嘉尔觉得他在看少先队员的宣誓。

“至于让你流血的人我会让他用命来偿,流汗的话——”

“你来舔掉”

王嘉尔打断段宜恩的话,电梯到了四楼,而王嘉尔把自己挂在还懵着的段宜恩身上,果敢的凑到他的耳边。

“我们现在,就来流一些汗吧。”


缠吻着几乎是摔进房间里,段宜恩还来得及用脚尖带上房门的锁,手掌滑进王嘉尔的衬衫里揉着精瘦的腰时,段宜恩才感觉到趴在他肩膀抽抽搭搭的小孩儿这回才是真的哭了。

温柔的把人抱起来放在床上,王嘉尔还是把脑袋靠在段宜恩肩膀上不肯离开。

那里有一处枪伤。

段宜恩能大概猜得到王嘉尔的想法,被心疼的认知让他的内心柔软又酸胀,他低着头久久的吻着王嘉尔的发顶,直到王嘉尔抬起头来,红红的眼眶里是亮晶晶的泪水。

这是段宜恩第一次见到王嘉尔哭。

当年妈妈离开时他没有哭,哥哥死在他的面前时他没有哭,送走段宜恩的时候没有哭,在他为了他第一次受伤时也只是皱着眉给了他一个拥抱。可现在却因着他肩膀上的伤,揪着他的衣襟哭成了一个得不到糖果一样的小孩子。

段宜恩吻他的眼泪,吻他的唇,然后手滑进了他的衣服里,摸着他细腻的肉(yo)体,声音又低又哑。

“嘉嘉,要一边哭一边做吗?”

外面似乎是下起了雨,落地窗折射着房间里暖黄色的光把寒气和湿重都隔在外面,街上也许有人顶着雨匆忙赶路,楼下的舞池里依然人头攒动。

而王嘉尔抽着气搂住段宜恩的脖子,主动把双腿缠在了他的腰上,声音里带着哭腔,一个单音节被分割成无数心事,尾音缠绵,又委屈又迷人。

“要。”

—TBC—

评论(37)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