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12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2



被重重的踢在膝窝,王嘉尔被迫跪了下去。

王啸坐在他的面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示意手下放开王嘉尔被禁锢着的双手。

缓慢的走到跪在地上眼神却执拗的盯着他的王嘉尔面前蹲下,王啸伸手轻轻拍了拍王嘉尔的脸。

“你知道吗,你让爸爸很失望。”

王嘉尔面无表情的躲开王啸的手,一言不发。

王啸却是轻轻的笑了出来,他站起身,俯视着王嘉尔。

“我一直都知道你这孩子爱玩,不务正业,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着你。”

“可没想到我的纵容似乎是太过了,和一个男人在码头当众拥吻这种事,亏你做得出来。”

王嘉尔嗤笑一声。

“爸爸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两年前的梁老板,还有一年前的叶先生,不也都是父亲安排给我,让我好好‘接待’的吗?”

尽管那些人最后都没能占到王嘉尔半分便宜,可王啸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出卖自己的儿子这件事,依然是不争的事实。

王嘉尔不知道王啸是站在什么立场去指责他跟一个男人拥吻。

王啸看起来丝毫不在意王嘉尔的话,他又坐回座位上,并让人扶起王嘉尔,让他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才敲着椅子的扶手不紧不慢的开口。

“那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多认识些对你没什么坏处。”

“反倒是那个姓段的小子,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该让你把他留下来,听说昨天在码头只有他一个人被警察带走了?说不定那个通风报信的内鬼就是他呢。”

王嘉尔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手心,在王啸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手背已经冒出了青筋,才勉强忍住了要为段宜恩辩解的冲动。他知道,如果他现在激动的站起来反驳王啸,只会让王啸知道段宜恩是他的软肋,然后次次在段宜恩身上动手脚。

所以王嘉尔只是扯出一个笑容,然后说就是说呢。

“说不定就是这样。”

王啸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房间,走到门口又顿住,慢悠悠的开了口。

“所以别浪费时间去救他出来了。”

门在身后合上,而王嘉尔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咬紧了牙。

王啸一定会找人盯着他……

可段宜恩,段宜恩该怎么办。

金有谦推开门走进来,一屁股坐在刚才王啸坐过的位置,半晌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弹起来嫌弃的撇撇嘴,才走过去坐在王嘉尔的旁边。

“要我说,哥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偏偏遇到段宜恩的事就脑袋短路了。”

王嘉尔不理解的看他一眼,他就接着开口。

“王啸能找人看着你,难道还能拦住我金家的人不成?”

要说这金有谦,尽管两年前跟家里半决裂,又认识了王嘉尔后就开始友情替王嘉尔办事,可他始终是G城有头有脸的金家的大少爷。王啸自然是拦不住他。

“可是有谦……”

如果有谦要帮他这个忙,就一定要动用金家的人脉。

“没有什么可是”金有谦耸耸肩。

“没有时间了哥,如果再不尽快把段宜恩弄出来,王啸一定会先下手的。”

当天夜里,金家大少爷造访G市警局,副局长亲自接待,金有谦状似随口的提出警局能不能卖金家一个面子,细问下却得知,段宜恩已经被其他人保了出去。

“他杀了人,再加上袭警,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保出去?”

王嘉尔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紧的皱着。

“更何况,我根本想不到任何会去保他的人。”

金有谦也面色凝重,随口安慰了王嘉尔几句,知道多说无益,只说段宜恩若是真的被保出来了,一定会回来的。



同一时间,灰白色装修风格的公寓里,朴珍荣正好心情的哼着不知名的旋律,一边磨着咖啡。

而隔着一个简约的小型吧台,段宜恩正坐在沙发上,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喝咖啡。”

朴珍荣把磨好的咖啡递给段宜恩,然后坐在段宜恩的对面。

朴珍荣看着他不发一言的接过咖啡,然后又直接放在桌子上,玩味的笑起来。

“我说段先生,对于你的救命恩人,你就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吗。”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

朴珍荣这下笑出了声音。

“怎么?你还指着王嘉尔去救你?”

“我听说嘉尔这几天可是躲在别墅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呢。”

朴珍荣故意没有直接告诉他王嘉尔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他的事实,他很期待段宜恩的反应。

“他做的对。”

段宜恩的声音不大,语气却真诚的可怕。

“只要他安全,他做什么决定都是对的。”

朴珍荣惊讶的发现,段宜恩这话说的没有一丝其他的情绪,仿佛是在陈述一个二十年来深信不疑的认知。

朴珍荣再也讲不出话来。


—TBC—

评论(23)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