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11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1



等到货卸完,天色已经基本暗了下来,码头上的光明明灭灭。

“少爷。”

手下走过来

“货卸完了,您去验验?”

王嘉尔点点头,带着段宜恩和金有谦一起往码头的卸货点走,随手指了一个箱子,立刻有小弟上前去拆箱,然后拿出了里面的一包白色粉末。

王嘉尔把那包东西拿在手里掂了掂,又用指尖捏了一点,金有谦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开口。

“哥,这批货看起来不错。”

“是啊,就怕只有几箱是好东西,其余都是滥竽充数。”

王嘉尔说完指挥着手下去拆另一箱,然而还没等那手下碰到箱子,码头响起了轰鸣的警笛声。

警车包围着码头从四面八方驶来,把王嘉尔这一小队人围在中间,段宜恩第一个反应过来,掏出别在腰间的枪把王嘉尔护在身后,紧接着是金有谦,也掏出枪指向了警察来的方向。

而王嘉尔狠狠地淬了一口,然后转过身去看着自己身边站着的,他今天带来的十几个人。

“你们给我听好了,别让老子抓到内鬼是谁。”

这次验货本就是秘密行动,这个码头他们王家用了五六年,从来没出过事。

这次如果不是出了内鬼,警察绝对没可能找过来。

“现在都给我把枪掏出来,干。”

话音刚落,段宜恩已经开了枪,码头随即枪声四起。这次警察似乎是特意准备把他们一举打尽,来了很多人,在这个黑暗势力盘踞横亘的G市,警察比起人民公仆更像是歹徒。

王嘉尔也拿出了枪,可两头实力实在太过悬殊,王嘉尔他们只能一边开枪掩护一边往角落里后退,再这样下去,他们除了束手就擒别无他法。

段宜恩一边开着枪,一边注意着王嘉尔的动静,而在余光瞥到王嘉尔的身后有一小片的建筑物废墟时——那似乎是早年建造用来储放货物的仓库——毫不犹豫的把王嘉尔推了进去,顺便给了金有谦一个眼神。

连金有谦自己都觉得奇怪,因为他似乎理解了这个他认识才刚第一天的人的眼神。

保护王嘉尔,伺机带他逃走。

天色已经足够黑暗,被围在中间的一小队人突然少了两个并不那么容易被发现。

而下一秒,已经在带着手下引着警察往码头的另一边移动的段宜恩证实了金有谦的猜测。于是他一边拉住一脸茫然的王嘉尔,一边拿出手机给老管家发了信号。

段宜恩皱着眉毛,眼神锐利的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警察,身边的人已经一个接一个倒下,段宜恩突然发现这些手下中的其中一个,警察似乎始终没有半点要伤害这个人的意思,而他的枪也发发射歪。

段宜恩不相信王嘉尔的人会是这种水平,同时,他知道,如果这个人是内鬼的话,那他很有可能腹背受敌。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去一枪崩掉了那个人,然后在回过头时歪了歪脖子。

啧,浪费了一发子弹。

王嘉尔被金有谦拉着躲在废墟后面,段宜恩已经成功的将所有火力都引到了另一边,而足够安全的王嘉尔眼睁睁的看着段宜恩的肩膀中了一枪,他身边的人也都一个一个倒下,码头上能遮挡的东西无非几个小土包,这一仗打的无比吃亏。

段宜恩肩膀上渗出的血,甚至染红了王嘉尔的眼睛。

“这样不行。”

王嘉尔说着,手撑着膝盖飞快的站起来准备冲出废弃的仓库。

金有谦眼疾手快的拉住他,而王嘉尔像是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一样,挣扎着一门心思往外冲。

“你他妈的疯了?”

金有谦一把拉住不要命的往外冲的王嘉尔,狠狠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王嘉尔有瞬间安静下来,不到两秒钟又抬起头,他看着金有谦,眼睛红的像是一只困顿的野兽。

“我不能……有谦,我不能这样看着他身陷牢笼。”

金有谦被王嘉尔眼底毫无光彩的茫然吓的失了神,他这哥还从不曾有过这种,就像是

——要失去世界了一样,天崩地裂的表情。

“不是的,你想想。”

金有谦双手抬起放在王嘉尔的肩膀上,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你现在冲出去,警察那里人多势众,你根本没有办法救回他”

“如果你们两个一起折进去了,王啸那老家伙根本不会管他的死活,甚至连你他都不一定会管。”

“可你现在离开,你可以做好万全的准备再去动用关系或者我陪你打进警局都行,一定会把他救出来。”

“王嘉尔。”

金有谦认真的盯着王嘉尔的眼睛,他看到那双眼睛正从迷茫变的坚定又理智。

“哥,你要救他。”

……

“好,我们走。”

段宜恩射出了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很多人倒下了,可还有更多的人在朝他聚拢。

他们穿着警服,高声喊着放下武器,夹杂着码头的风声,和似乎一直回荡在耳边的枪声。

这一切都太吵了,段宜恩听不到任何有用的声音,他只是在回过头时看到了正在警察看不见的死角坐上越野车的王嘉尔的侧脸,还有一小段背影,然后越野车绝尘而去。

段宜恩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丝毫不在意自己肩膀上的伤,也不太在意手腕上被戴上的冰凉的手铐,他回过头,看着正拷着他的陌生小警员,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回。

“你知道吗?”

他开口,声音喑哑不成调。

小警员觉得,眼前这个他奉命抓捕的人看起来的确是在看着他说话,可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甚至他的眼神也从来没有真正的落在他的身上。

“三年前,他也是给了我一个这样的背影。”


—TBC—

评论(26)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