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10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0




变化来的不讲道理,似乎又理所当然。

段宜恩侧过头,码头的风总是很大,靠在他身边的王嘉尔的头发被风吹的乱了。

段宜恩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去抚平了那一缕随风晃着的头发。

王嘉尔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嘴角慢慢的漾起一个笑。

如果非要纠结一个时间点,大概是从那晚不顾一切的性(yo)爱开始。那晚过后王嘉尔一切如常,除了对待段宜恩的态度。

他开始经常对段宜恩笑,称呼也固定成了宜恩,有时候也会撒娇,热衷于身体接触,简直就像——

段宜恩咳了咳,被王嘉尔带笑的眼睛看的不好意思,连忙转过头去,而王嘉尔似乎是觉得可爱,咯咯笑出了声音。

——简直就像是恋人一样。


有手下跑过来,王嘉尔收了笑容。

“少爷,金少下飞机了,现在正往这边赶,大概十分钟后就到达码头了。”

从王嘉尔收起笑容转过头开始就又忍不住侧头瞟着王嘉尔,段宜恩亲眼看着王嘉尔慢慢露出一个发自内心又得志慢慢的笑容,突然很好奇那个“金少”到底是什么人。

他在王嘉尔身边呆了三年,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这样看来似乎是他离开的那三年出现在王嘉尔身边的人,可王嘉尔从来没跟他提过。

也对,段宜恩又自嘲起来,他的确是没有什么理由什么都跟自己说的。

王嘉尔遣走了手下回过头就看到段宜恩正盯着他出神,嘴巴微微抿着,眉毛也皱着,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

凑过去响亮的在段宜恩嘴上亲了一口,满意的看到那人被自己吓到整个人弹起来后退两步,然后笑的眼睛都挤在一起。

“干嘛那么害怕?”

王嘉尔扯着段宜恩的袖子把他拉回身边,又转过头贴上段宜恩的脸颊故意放低声音暧昧的开口:

“爱都做过了,还怕接吻吗?”

码头上人来人往的几乎都是王嘉尔的手下,运货的轮船正在靠岸,大家忙着卸货,没有人注意到这头的动静。

段宜恩侧过脸去看离他很近很近的王嘉尔,粉嫩饱满的唇瓣,圆溜溜还发着亮的大眼睛,浸着笑容的小括弧,还有微微扬起的嘴角。

段宜恩的手搂在王嘉尔的腰上,像一个纯情的小男孩一样闭上眼睛吻了上去,而王嘉尔发出一声短促的低笑后,回应了他的吻。

六年前码头的风里他带着他离开,六年后同一个码头,同样的风声中,他被他揽着,温柔又执着的细细亲吻。

“Amazing”

掌声伴随着蹩脚的英文越来越近,两个正吻的如火如荼的人迫不得已分开,段宜恩转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紧身皮裤,一头红发,个子很高的男人。

而王嘉尔笑着迎了上去,抬起手臂给了那男人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啊,有谦。”

“哥,好久不见。”

被叫做有谦的人也抱住王嘉尔,仗着身高优势把下巴搁在王嘉尔的肩膀上,然后一脸挑衅的看着段宜恩,开口倒是又乖又软的奶音。

段宜恩没那么幼稚会如他所愿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大个子似乎觉得无聊,视线离开了段宜恩,转过去看已经放开了他的王嘉尔。

“最近怎么样?”

王嘉尔拍拍大个子的肩膀。

“我还能怎么样,帮你管理在泰国的事情累都累死了,还好有bam帮我,倒是哥哥你——”

说着暧昧的看了一眼段宜恩,

“看来过的不错啊。”

王嘉尔没有理会他的打趣,只是笑着为两个人介绍。

“这位是金有谦”

“这是段宜恩。”

金有谦和段宜恩握手,一副浪荡的样子问王嘉尔哥这是你爱人?

段宜恩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关于这个回答,他有足够的理由紧张。

可王嘉尔只是笑了笑,搂着金有谦的脖子说起了别的话题,一边往码头边上正在卸货的地方走。

“bam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别提了,他可忙了,能放我回来一趟都是大发善心。”

……

没过一会儿金有谦又转回来,拍拍段宜恩的肩膀一脸欠揍的凑过去。

“别一副苦哈哈的表情了,我哥这是第一次在我问出这个问题时没有否定呢。”

“什么意思?”

段宜恩不解。

“就是说,以前我哥身边也出现过各种各样的男人女人,你懂的,那个老家伙喜欢利用他,他自己也需要扩充势力。”

“可你是第一个。在我指着他身边的家伙问他那是不是他的爱人时,他没有立刻否定。”

—TBC—

评论(23)

热度(302)